人类需要关爱地球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先锋哲学预警

  ——简评先锋科学思想探索者Wenmang著作《人类末日来临》

  作者:周宏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生态文明建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课题组组长、特殊津贴获得者)

  国际上,特别是科学、文学、文化和经济学前沿,对中国一直有一种误解 ,认为中国人根本没有先锋原创思想,基本都在跟风。然而,瑞典BokförlagetWanzhi出版的中国先锋思想探索者、先锋书写者Wenmang的《人类末日来临》(When the end of human being comes)【出版人Wanzhi(万之)教授为瑞典知名学者、翻译家、作家、评论家、瑞典文学院翻译奖得主(由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机构瑞典学院颁发)】。改变了那些原以为中国作家、中国学者、中国科学家格局小且根本不具备全球视野和人类命运视野的外国精英的认识。这部著作的副标题是献给不屈不挠得无比悲壮的地球人类,这是作者站在先锋文学、先锋哲学、先锋科学的前沿来关爱地球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不屈不挠,而又无比悲壮,人类的不屈不挠精神,显得无比悲壮;也正因为人类无比悲壮,才要更加不屈不挠来抗争。

  Wenmang的中文名字叫“文盲”,“文盲”也是先锋学术的内涵:对于人类不知道、不智到、不能到的,就是文盲;对于不知道的,即使人类再有知识,知识再渊博,也是个文盲。一个合格的文盲,必须不断地积极探索未知、未智、未能。从这一点看,文盲是一个新时代的先锋探索者。生态文明建设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需要先行探索,而且非常迫切。Wenmang参加了我负责的“生态文明建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课题。他认为,把“生态文明建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先锋哲学的高度、全球哲学的高度,他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人类迈入新时代,迈入了全球化时代,不能闭门造车,必须打开心胸,拥抱世界。地球只有一个,我们是全球的有机体,不能再以独善其身的小格局洋洋自得,而要作为国际社会大家庭中的一员,奉献和贡献我们的原创智慧和原创力量。

  如何创新?如何原创?这是探索者必须思考的前沿问题,不管是哪个领域,这都是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Wenmang在这部先锋著作中探索的,是文字展示的量子未知世界:作者把每一个文字当成量子世界最基本的粒子,每一次的文字组合,每一次文字行动(作者称为文盲行动),都会发生陌生的奇异的文字矩阵变易,衍生并涌现出奇异的未知思想。Wenmang在著作中用独特方式对语义学、语法、逻辑、修辞、歧义等进行全新探索,写法独特新颖,从而使著作读起来波澜起伏,需要读者把自己的原有知识清空,静下心来,以空杯心态,在惊险的文字原始森林进行探险,陪伴你阅读的只有刺激,同时你也会在阅读中发现在文字的量子奇异世界中探险是多么的刺魂(这个“刺魂”是文盲的用词)。读者(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都会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认为过,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思考和行动过。

  怎么写?如何写好?这是所有作者必须面对的问题。文盲的书分两个层面:一是推动文字行动并不断产生新的行动,一是让文字呈现信息并不断产生新的信息。一般认为文字只是工具。其实不然。文字不仅是工具,也是一种或N种有生命张力的行动:你越探究,就越会有意思。文盲的文字行动很奇妙。一般人只是让文字产生信息,而文盲行动是让文字产生我们想要的信息,以及产生我们还不知道的未知、未智、未能的信息。文盲在著作中把这两方面都做的很特别。不管你看到的是哪个层面,你会不断衍生和涌现文盲的思考,你的思想会不断延伸,你的大脑会不断动起来。也就是说,文盲的文字行动,不只是他个人的行为,而是人类不断进步、不断在宇宙未知深处中挺进的文盲行动,从而构成人类的生命张力。

  写什么?如何写出独特来?这是所有作者都要面对的。文盲对书写内容的探索非常新颖超前,著作中以第一人称描写一个叫文盲的先锋作者在梦中发现银河系中心正在喷发高温喷流,太阳系必须经过至少1万光年宽度的特殊区域,即使人类乘坐光速飞行器也逃逸不出这个区域,于是文盲到处游说别人去自救,其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故事和事件:如去游说知识分子时,知识分子会用已僵化的认知拒绝自救的机会;反而是一些自认为是爱因斯坦、尼采、梵高、贝多芬等疯子愿意跟文盲一起自救。最后,还是银河系中心拥有高级文明的外星人来拯救了太阳系。

  文盲的这部著作里,很多故事涉及到人类在末日状态下对生态环境的疯狂破坏,比如某个不良工厂老板变态到“为了让人类断子绝孙,热爱被罚款欢迎被罚款”,不但用管道把工业致癌污水直接排进河流、或者把工业废料埋进土壤以毒害当代人,而且还把工业致癌污水直接排进地下水源以毒害子孙后代让人类彻底完蛋。但是这部著作里面同时也描写了一个市长在戈壁滩种500万棵树的正能量情节,在生命禁区创造了奇迹。

  什么是人类末日?作者文盲与一般人的理解不同,不一定非得是毁灭的末日,而是人类发展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危机危机,就是要化危为机。没有危机意识,人类就无法居安思危;有了危机意识,才能防范未然。说白了,作者在著作中呈现的是对地球、对人类命运的哲学预警,并贯穿在地球历史和人类历史之中。作者在著作中凸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哲学预警,与当下人类共同面对的危机预警非常吻合。

  文盲这部著作的附文《什么是末日这种存在和不存在的破缺》,洋洋洒洒几万字,是作者对人类的先锋文学理论、先锋哲学思想、先锋宇宙学思想前沿的探索和领悟,对先锋文学探索者、先锋哲学探索者、先锋宇宙学(以及先锋物理)探索者,会有不同角度的启迪意义。

  书中,作者文盲介绍了他独自原创的71个先锋思想观点,其中一些观点已被国际科学界间接证实或初步证实。关于生命之内,文盲与发现液态金属有生命、发明神经连接、神经修复、血管机器人(打通心脑血管)、可任意尺度变形柔性智能机器人、治疗肿瘤、探索原子电子临界液滴物理现象的先锋科学家一直有交流互动。关于生命之外的宇宙深处,文盲与探索宇宙正从三维升级为四维、发现太阳系内有虫洞、发现早期宇宙是一维(根本不可能有引力或引力波)、探索虫洞另一端、探索黑洞另一端的先锋科学家一直有交流互动。文盲的努力就是站在科学的前沿,向不断遇到瓶颈的先锋科学家提供想法,以触动、启发、刺激先锋科学家不断超越已知探索未知。

Wenmang简介

  Wenmang:男,笔名文盲,先锋科学思想探索者、先锋书写者(盲文学、盲哲学、盲科学、盲理论倡导者和探索者)、歌唱沉默和倾听沉默以及探索宇宙盲音的盲音乐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生态文明建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课题组成员,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清华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UFO研究中心研究员。

  盲科学著作:《空白:在所有的宇宙之外之上的盲洞之外之上》(文盲对宇宙和宇宙之外之上的71个未知揭示)(盲科学思想,其部分先锋科学揭示被国际科学最新观测所多次间接证实)。

  盲哲学著作:《文盲行动》、《文盲启蒙》、《文盲空间》等。

  盲文学理论著作:《盲文学、盲诗歌、盲理论、盲文本》。

  盲诗歌著作:《为了创造一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宇宙,我在宇宙中到处打洞》。

  盲小说著作:《人类末日来临》、《创造盲太阳系》、《开着盲太阳系去银河系中心黑洞》、《开着银河系去宇宙中心》、《逃出即将毁灭的宇宙》、《创造一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盲宇宙》。

  盲音乐唱片:《到处都是我们的人》、《我在黑暗中听见人类在喊救命哪》。

  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合格的文盲,不断探索人类和宇宙的未知、未智、未能,部分作品曾由瑞典万之书屋出版社翻译出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